我是个保险推销员,租住元朗一层唐楼, 楼宇是一梯两伙。 我的邻居是一对年青夫妇,男的姓钱,是中港货柜车司机。 钱太太年纪约二杬十岁,虽不算太美,但也绝对不丑, 生得五官端正身材丰满匀称。 她似乎没有工作,而丈夫却时常十天半月才回家一次。 钱太太曾向我透露,她怀疑丈夫在内地包二奶, 因此她不但苦闷无聊心中更充满怨恨!我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 有时日间也在家。 钱太太常过来和我闲谈,有时后在晚上, 她也会请我吃糖水之类。 我每天早上九时出门,而钱太太最近也常同一时间出门, 向我嫣然一笑。 而且,她近来衣着入时,天天新款,像特意给我看似的。 每次在门外遇见她,看着她那诱人的魔鬼身体, 我就有做了亏心事的感觉。 有一天晚上,钱太太打电话叫我过去,请我吃糖水。 入屋的时候时,我见她穿了露肩的低胸衫, 一条短裤不禁起了一阵心跳!尤其是她端来糖水, 弯腰放在茶几上时一对雪白肥大的吊钟形奶子, 尽入我眼中。 她站着,和我的距离不足一尺,狭窄的短裤现出了一条饱满的坑道, 使我有一种莫名的窜动。 我脸色也变了,而她,原本微笑着,也忽然间像水中一条鱼被人摸着, 慌忙弹开。 我匆匆吃了糖水告辞,事后想起,不禁失笑。 又有一晚,我在客厅吸烟看电视,为本年的营业额而担忧。 钱太太过来,身穿鲜红恤衫和西裙,脚踏高跟鞋。 她坐下,拿过我的烟,抽出一支吸着,心事重重。 一会儿,她站起来,在客厅来回度步。 每次她经过我面前时,她的一对大奶子便跳动起来, 而我的心也随之跳动。 离我而去时,她背后的屁股又左摇右摆,加上高跟鞋的响声, 使我心烦意乱。 她似乎在思考一个重要问题,时而傍惶惊恐, 时而露出神秘的笑她并且不时偷看我。 突然,她拿起桌上一罐啤酒,一饮而尽, 像心中决定了一件大事似的。 我惊异于她喝酒的速度,呆看着她。 她脸色桃红,略带几分羞涩,几分慌张,几分兴奋和神秘。 她突然站在我面前,凝视若我,露出邪恶而恐慌的微笑。 “甚么事?”我马上站起来,正好和她面对面。 钱太太将身上几粒衣钮解开,这时的我心里虽然渴望她的解开, 却又存有恐惧!“你想做甚么?”我声音也变了。 钱太太的衣钮已经全解开了,她两手抽起恤杉, 左右分开向后脱了出来,一对弹性十足的大乳, 随着她大力脱衣的手势左右摇动,互相碰撞, 就像地动山崩一样!我看得呆了却似被点了穴, 不能动弹也出不了声。 而她,正一步步追近,抱着我的腰,大豪乳有力地压在我身上, 使我们都出现了不规则的心跳。 她将嘴迫近我,闭上眼,动也不动。 我身上的毒蛇愤怒了,压在她的桃花洞,她露出了淫邪的笑。 但我突然奋力推开她,严厉地说︰“请你尊重一点, 你已有丈夫!”钱太太伍秀珍大出意料之外 她受到侮辱一时无地自容,但马上露出了恶毒的笑容, 她说︰“别假正经了猫会不吃鱼吗?”我怕受不了引诱, 想逃离现场。 钱太太此我更快跑向大门,背靠着门板,平伸出两手拦住我。 由于她的走动和伸出两手的动作,使她两只老大的吊钟形的奶子摇动不已。 她的乳房是那么坚挺而完美,一点也不下垂。 我的目光随着乳房的摇动,直至它静止下来, 耸立在我面前。 我真想双手抓住它、捏爆它。 但我努力克制,抓起她的恤衫,掷向她说︰“你走吧!你这样不太好的!”她背向我, 穿回衣服临走前,向我露出恶毒的狞笑,那笑容使人心寒!几天后的晚上, 钱先生突来拜访看他来意不善,我也有点不安。 闲话几句后,他突然问︰“陆先生,你对我太太好像心存不轨吧?”果然不出我所料, 一个淫妇被拒绝常会因自尊心受损而反咬一口的!“你这话是甚么意思?”“我太太说, 你常色迷迷看着她!这话是真的吗?”“她还说了甚么?”“这还不够吗?”这女人总算留有余地 不致丧尽天良因此我也不想将那晚的事说出。 因为我如果说出来,一来会破坏他们夫妻感情, 二来他也未必相信。 但我仍很生气,一言不发地吸着烟。 “如果你真的对秀珍有意思,不妨对她更进一步的。 坦白告诉你吧!我在内地也有一个女人, 你若和她好我就可以和她离婚,这对我们杬人都有好处呀!”我大感震惊道︰“你这是甚么话?你当我是甚么人?岂有此理!”而他却狞笑走了。 我在第二天他入深圳后走过去质问钱太太, 指责她诬陷我更将她丈夫想出卖她的话告诉了她, 才心满意足地返工。 晚上回来,在门外遇见钱太太,她似乎故意等我回来。 我正沉思着要不要和她打招唿,她却主动向我道歉。 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想她丈夫变心,也怪可怜, 便安慰她两句。 返回屋内时,我想起钱太太我见犹怜的样子, 又别有一番美态。 我为甚么想着她?刚才在临别一瞥时,她似乎露出含有深意的微笑, 为甚么?我点上一支烟想起了一件事,为甚么我将钱先生想和她离婚的事告诉她?那会造成挑拨, 火上加油的岂是一时快意那么简单!过了几天, 我和钱太太已冰泽前嫌。 也不知为了甚么?我很想见她,但她似乎刻意避开我, 也不知为了甚么?有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被电话吵醒, 是深夜十二时了。 钱太太打电话来,叫我过去,说她喝了杀虫水, 我大吃一惊马上窜过去拍门。 门??是虚掩,我推开入内,见钱太太身穿睡衣呆坐沙发上, 全身湿透目光呆滞。 我窜前问她︰“秀珍,你怎么啦?”见她没反应, 我拿起电话想叫救护车但又马上放下,抱起她直奔大门。 到门口时,她忽然问︰“你带我去哪裹?”“去医院呀!你不是喝了杀虫水吗?”她却一手关了门, 向我露出邪恶的微笑像发现猎物已跌入陷井内。 她说道︰“我没喝杀虫水!”我十分惊讶, 目光落在她的胸脯上她那透明的粉红色睡袍, 内藏两颗坚宜的肉弹神秘而迷人。 如今,她全身湿透,肉弹便若隐若现地浮现出来, 高耸入云坚挺的肉弹正对准我,距离不足半尺。 它正在微微起伏,而逐惭变得急速起伏,我马上放下她, 又疑惑又生气!钱太太坐下点上一支烟, 斜视着我像个饱历风霜的神女,而我变成了不懂事的孩子。 湿了的睡袍紧贴她的两腿,份外雪白迷人。 湿了的头发,贴在脸上,还在滴水,加上那水汪汪的眼睛, 显得格外诱人、格外淫荡!她向我邪笑又略带羞愧, 看了我又别转脸但又马上再偷看,酥胸急促起伏, 使我意识副不对劲。 一看之下,才发觉我赤膊上身,??有一条内裤。 可恨的是,高射炮已占昂举向天!唉,刚才那亲密的接触, 她身上的体香、发香、酒香还有香水的花香那充满生命力的炸弹, 和她淫邢之笑谁能不动心呀!“你没事, 我走了。” 我急忙转身背向她。 “你真的舍得我吗?”她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我又羞又怒,无地自容,但又舍不得离去。 约一分钟,她突然大声说︰“你若走,我就真的死给你看!”我回头, 见她手持一樽杀虫水开了樽盖。 我马上朴向她,双方纠缠着。 突然,她丢下杀虫水,吃吃地笑起来。 我清醒过来,原来她抱紧我,大奶子紧压着我。 而我的高射炮,顶压着她的桃源洞口,使我全身似火烧一般。 她那潮湿的小嘴,颤抖着、引诱着我。 她的脸艳如桃李,红得像晚霞,在半醉下,在略带含羞中, 份外迷人!一个半醉的女人已够迷人而一个决心红杏出樯的女人, 那种复仇的淫荡醉后的邢恶,更加不可抗拒!她两眼闪闪发光, 带若邪恶的淫笑小声道︰“如果你不是想和我交欢, 怎会说丈夫要和我离婚的话?你这伪君子!”“你胡说!”我极力想摆脱她 已太迟了!她的脸移近我竟吻她的脸,当她伸手拉下我的内裤, 一手捉住火热的灵蛇时我再也不能自制了,我热吻她的嘴, 且大力撕破她的睡袍在杬秒钟内剥光了她, 火棒直插入她体内。 她露出快意的淫笑,一步步退入房内,跌下床上。 我扑上去,大力刺进去,也许太长了,她低叫了一声, 却有带着惊喜。 我在狂暴的窜刺中兴奋地看着她的白嫩的大肉球在震动、跳跃、胀大。 当汗水充满两座火山时,山火并没有熄灭,随着她如蛇般摆动, 引起一连串乳波。 我双手去抓那火山似的乳房,却因她的摆动和汗如雨下而抓不住。 并且,两个乳球在她的骚动中如波涛起伏!我索性咬下去, 她痛苦地唿叫却是痛苦中有也快乐!咬向另一边巨乳时, 她紧咬嘴唇惨叫露出淫邢之笑。 她承受我的重量,竟能下断扭腰挺腹,屁股则作固周式筛动, 加深她的阴道壁和我龟头的摩擦。 她的兴奋,达到了顶点,双脚大力磨着床,进而在半空乱踢, 她笑着、叫着、呻吟着、喘息着。 她的嘴迎向我,在我口中伸出舌头搅动。 当我将精液注入她体内时,她的唿吸也急速到快窒息的地步, 而我也因太紧张而大力捏她的大肉球使她在快乐中渗入痛苦。 终于,两条肉虫不再动了。 随着我俩的唿吸逐渐回复正常,心跳也慢下来, 汗水却不断在流。 我起来,用毛巾抹去她的汗水,也替自己抹。 我点上一支烟,坐在床头,背靠着墙。 她也起来,看着自己雪白的胸脯上的瘀痕和一排排的牙齿印, 却感到极大的满足。 她看看桌上的结婚照片,恶毒地笑了。 她也看着我,邪恶地笑了。 我感到内疚而羞愧,我初时拒绝一个淫妇的勾搭, 以为自己是正人君子。 原来我们都是一丘之貉,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秀珍,对不起!”我闷闷不乐。 “我自愿的呀!”“但是︰︰”“现在, 我终于证明了一件事。” 她笑了。 “甚么事?”“我们都是奸夫淫妇, 我是淫妇你是奸夫,你并不比我高尚。 哈哈!”她笑得大奶子加被巨浪抛动,“我打了一场胜仗, 从此我总算不需在你面前抬不起头来了!”我惊异于此女人的仇怨如此之深, 正想回家钱太太突然拥抱我,求我以后再和她欢好。 她并且捉住火棒刺入体内。 。